教育快讯
除了分数,教师的教学业绩还体现在哪里?
编辑:黄莉莉 发布日期:2014-11-13 03:15:39 来源:苍南县灵溪镇第二小学 浏览次数:3244次

除了分数,教师的教学业绩还体现在哪里?

时间:2014-05-23 16:18来源:浙江教育报作者:池沙洲点击:

1766次

      两年一届的浙江省基层教师论坛今年迎来了第四届,经网络投票,一句由17个字组成的大白话积累了最高人气,被选定为本届论坛的话题。读着这一句追问,你能强烈感受到广大一线教师希望改变当下教育现实的要求——

除了分数,教师的教学业绩还体现在哪里?

□本报记者  池沙洲 

517日,由《浙江教育报·教师周刊》主办,温州市教育宣传中心承办的浙江省第四届基层教师论坛顺利开坛。来自全省各地的一线教师畅所欲言,尽情将疑惑、批驳、吐槽、辨析、希冀都用来咀嚼两个看似意义相近、实则有着本质差别的词语——“成绩”(分数)与“业绩”。

五味杂陈话分数

除了分数,教师的教学业绩还体现在哪里?这个话题和我们的教育现实一样,有一个让人五味杂陈却又绕不过去的坎儿——分数。现场的教师们从各种视角表达了对分数的理解。

第一个发言的是近年来在“教师话坊”中非常活跃的王志兰,她在衢州新星初级中学担任副校长,分管教学与科研。“作为升学的依据,分数肯定是唯一的。但是对我本人来讲,分数并不是唯一的,只是师生成长中的一个部分。”王志兰今年50岁了,带初三毕业班时间长达17年,但她仍然坚持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教学业绩不只是用分数来衡量的,教学工作是多角度的呈现,呈现的角度越多,师生的幸福感就越强。”

而在绍兴市柯桥区华舍中学科学教师俞和军的眼里,分数是“领导评价一个教师教学质量的指标”。“现在的初中抓得很紧,每个月都有月考,都有分数统计,都有对教师的考核,依据分数给十几个平行班进行排名,甚至要让排名居于末位的教师写反思。我本人是非常痛恨分数的。”俞和军说。

他发现,分数高的班级通常教师相当严厉,“不仅上课提前5分钟,下课还要拖堂5分钟”。而抓分数有两种办法:一种用绍兴话叫“剥螺蛳”,即采取人盯人战术,学生做不出的题型重复做,直到学生全部做出为止;另一种是“题海战术”,教师把凡是网上、书上能找到的题目,剪剪贴贴,归类整理,让学生地毯式地做一遍。“这样的教师虽然可能获得较高的分数,但同时也可能会在心理方面出问题。”

第三位发言的也是一位初中教师——宁波市镇海区仁爱中学教科室主任刘波,他描摹出了初中教师对于分数的纠结心态:“分数让教师累并痛苦着,累并快乐着,为什么呢?因为很多教师的地位、价值、尊严其实也是来源于分数。没有分数,许多教师就找不到自己。”

“从家长的立场看,让学生获得相应的分数也是教师的职责,如果学生某一科考得很差,对教这一科的教师来说,是没有尽到责任。”但刘波认为,还应该看一看,“高分是怎么得到的,是像俞和军老师说的那样涸泽而渔得到的,还是通过改变教学方式、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得到的?”

跳出分数看分数

刘波提出要“跳出分数看分数”,“对于非考试科目的教师进行综合考量”,并对《浙江教育报》上个月报道的全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监测报告表示了关注,因为这份报告第一次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分数背后的东西——成长环境、学业负担和学习内驱力。

很快,高中教师也加入了讨论的行列。温州中学语文教师郑可菜觉得“今天的话题特别接地气”,由于中考、高考两根指挥棒的挥舞,教师们不能否认“分数虽不是一切,但却是一切的基础”。

郑可菜发现,一些高中在高二上半学期就已经将所有的课上完,开始让学生大量做题备战高考。这种对教育的短视行为把学生圈养起来“榨干”,使得他们跨进大学校门后产生厌学情绪,丧失了继续学习的后劲。

“教师要做很多看似没有用的事情,这种‘无用之用’是无法量化的,它植根于学生的内心,涵育他们的精神之美,让他们一辈子都享用无穷,而不是走向疯狂之路,上了大学以后把书都撕掉。”

温州市第十二中学教师倪孟达正在带高三毕业班:“两个星期以后,我的这届学生就要走上一个大战场。”他对分数显然也没有好感,“为了考出理想的分数,我们的学生付出了汗水、泪水、睡眠乃至健康的代价。”

“我们的学生得到了分数,失去的却可能更多。”他举了近年来名牌高校的天之骄子涉及的刑事案件,试图说明:“分数不能代表一个人的素质,学校培养的‘高分无德’者会成为社会的祸害。从教育的本质来讲,我们追求的不只是分数。分数只是衡量教育成果的一个小小因素。”

他引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前院长饶毅和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教授向蓓莉的博文,介绍了美国、英国和法国的中学生平时的必读书目,指出发达国家的中学生正在大量阅读,学业负担比中国学生更重,但之后的收益却完全不一样。

“今天讨论的话题,前提是不需要证明的。”倪孟达对“教育真谛”的注解是,“通过广泛的书本阅读和适当的社会实践,使学生形成善良本性与人文关怀、广阔的历史与国际视野,对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有责任担当的精神,对社会民生有着自觉的公民意识。”

人比分数更精彩

来自苍南县教育局的吴合众认为“除了分数,教师的教学业绩还体现在哪里?”这一命题的前提设定“很值得商榷”:“第一,这个命题是建立在分数是教师的教学业绩的最主要体现的前提上的;第二,这个命题也是建立在教育业绩和教学业绩的指向是不同的价值判断上的。”

“分数不是教育的本质,也不是教育评价的全部。”吴合众给大家讲述了全美最大的升学网站Zinch的发家故事。

Zinch网站最早由美国的一个高中生创立。由于他在SAT考试中的分数不如意,他创建了一个在线的“个人档案”,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个人爱好、创造发明等,并将该档案寄给普林斯顿大学的招生人员,最终获得了入学的机会,Zinch网站从此创立。

Zinch中国”2010年就已建立,它帮助中国学子走向海外高校,展现自己分数以外的能力,口号是——“I am more than a test score!(我比分数更精彩!)”

“如果我们找到一条路,可以直抵分数的背后,那我们为什么不去找,非得在分数上纠结不休呢?”从Zinch的案例中,吴合众得出结论:比分数更精彩的“其实就是人的素养和品质,包括一个人生命奠基的人格、兴趣、习惯、爱好,是一个整体生长中的活生生的人。他是很难被切成一块一块去考量的”。

来自苍南县马站镇第一中学的教师吴笔建把成绩(分数)比喻成高楼大厦,而教师的业绩则是埋在地下的排水工程。“地下的排水工程人们是看不到的。几百年前建造的法国巴黎的地下工程、一千年前江西赣州的宋代排涝工程,至今依然在发挥作用,使这些地方久雨不涝。”这与教育的“百年树人”非常相似,“之所以为建面子工程而忽视地下工程,无非是因为比较容易出政绩。没有分数GDP,学校就没有了发言权。”他倡议改变学校的评价体系,建立和谐、向善的班集体,“让分数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树立正确教绩观

“教师的角色不同,有些工作也很难用分数去衡量。”作为兼管学校后勤的中层干部,绍兴市越城区亭山小学的张吉利举了本校几位教师的例子,他们在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之余,还义务承担了全校学生的上下学接送、食品采购验收等事务性工作,披星戴月,风雨无阻,默默无闻,因此他认为有时候“奉献和服务才是教师业绩的主流”。

永康中学教师杨铁金坦言:“分数非常重要,分数是直接的、直观的,但也是表面的,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分数背后的教师的学科素养、课堂组织能力、教学智慧等,以及教师在课堂上能影响学生的很多东西。”

他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的观点:“留给学生美好的课堂记忆,是教师最大的教学业绩。”

“教师的教学业绩”在温州市教育局吴永远的提炼下,简化成了“教绩”,他还发明了一个新词——“教绩观”。

“教学活动带有的综合性、复杂性、长期性,导致了教绩的独特性。”吴永远严丝合缝地完善他独创的理论体系,“首先教绩是综合的,必须体现学生的全面发展、个性发展、和谐发展;其次教绩是复杂的,可能是物质的,也可能是精神的,有些是可观照、可统计的,有些是无法预见的、隐蔽的;然后它是一个长期的、长效性的过程,不可能是立竿见影的,要接受时间的检验。”

至于教绩应该如何来认定,吴永远指出:“要从以生为本、人人合格、终生受益三个方面去认定,不要在那些华而不实、本末倒置、似是而非的所谓成就上沾沾自喜,要摒弃分数至上的教绩观。”他套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倡言“育人是检验教绩的唯一标准”。

《温州教育》杂志编辑林日正接过话茬,呼吁减少对教师的量化考核,并呼吁教师自身努力去做一些改变,“教师需要自我启蒙、自我觉醒,要让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要警惕分数绑架自己的思想,不要在追求荣誉的道路上无休止地奔跑”。

来自温州市教育宣传中心的陈长河介绍了台湾目前的教育现状,其中有很多方式值得大陆教育界学习,比如中小学的社区化、师资教材的多元化等。

承认分数的存在

在一片对分数的挞伐声中,也响起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他们承认不能回避分数的存在。温州市龙湾区永兴第二小学副校长王雪平就是其中的代表,她说:“虽然我们在现实面前备感无奈,但是考试评价的制度不改变,我们这种以分数为核心的教育观就很难改变。”

假如取消考试,取消分数,教育就趋于合理了吗?王雪平显然并不赞同,她把分数看作是检验学生所学知识的一种手段,了解学生哪里学懂了,哪里存在问题,靠的就是分数。因此,“不能因噎废食,考试和分数本身并没有错,只是我们看待它的眼光有问题”。

按照温州市龙湾区海滨第三小学校长章魁榜的理解,在农村家长看来,分数是衡量一位教师最单纯、最朴素的标志。他亲历过农村家长恳切挽留拟调往城镇学校的教师的场景,深有感触:“因为这些教师能让他们的孩子考得好,得到好的分数。用分数去评价一名教师或者学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而作为一名学校管理者,章魁榜感觉到分数的作用:在评价和奖励教师的场合,能够服人的方式“多多少少要有点量化”。

章魁榜还提出了“分数的悲哀”:“并不是你付出多少,就能考出多少分数,考试中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太多了。”

参加论坛临行前,章魁榜向本校教师针对话题征集一句话,得到了令人称奇的反馈:

除了分数,教师的教学业绩还体现在:“学生的贺卡”;“所教班级学生的品行”;“多年以后生病躺在床上,有学生提着水果来看我”;“毕业N年以后,还能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或情景中想起老师说的话”;“失联了以后,还要想方设法寻觅到QQ,说一句话:老师你好!”

……

章魁榜感叹:“教育是个良心活,教师业绩的好坏跟教师职业道德的高低成正比。一个教师是否合格,或者说有多少教学业绩,若干年后学生的评价最有说服力。”

磐安县实验初中副校长陈栋设计了一个教师的教学业绩公式——“分数+梦想”。而他所说的“梦想”要“用两个指标去衡量:一是家长的满意度,二是学生的幸福指数”。

陈栋介绍自己班里有几名智力有障碍的学生,每天“跟他们做朋友,还经常表扬他们,逗他们开心”。他强调家长和教师最不关心的就是学生开不开心,作为教师,如果能“让考高分的学生考出更高的分数,让考不好的学生在学校里学得开心”,就是最大程度地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基于分数 超越分数

在讨论中,有几位教师把论文发表、课题研究、职称评定也当作业绩的体现,宁波市镇海区仁爱中学的刘波从北京市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的新书《面向个体的教育》中得到了答案:“教师的业绩理应由学生来体现。只有他所教育的学生的成长,包括德、智、体、美的全部增值,才能称为教师的业绩,舍此无他。而开设公开课、发表文章、著书立说等可能会影响一位教师未来的素质,但这些都不能算今日之业绩,更不能将这些项目与所教的学生的成长简单地加在一起。”

而本届论坛邀请到的点评专家、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健敏也认同:“教师专业发展的水平是产生教学业绩的条件,但本身并不是教学业绩。教学业绩是直接面向学生的,教学上很有水平、很有思想的教师,学生未必认同他,他也未必有好的教学业绩。”

在厘清了教师素养和教学业绩两者的关系后,王健敏浓缩了大家发言中的精华,提出“基于分数,超越分数”来作为探讨本话题的基点:“分数是客观的,不可能没有,但是我们希望它是一个自然的结果,不能夸大分数的评价作用。”

接着,她又抛出了第二个用于定位的基点——“基于教学,超越教学”,并解释道:“我所说的‘超越教学’就是‘走向育人’,教学是不可能脱离教育的。教书先要育人,育德才能树人,所以‘教书育人’不妨倒过来说成‘育人教书’。”

她将大家所罗列出来的教师除分数以外的教学业绩归纳为七项:(一)学生的学科学习兴趣;(二)学生的学科学习能力;(三)学生的学科素养;(四)后进生转变的成效;(五)学生对教师的认同度;(六)良好的师生关系;(七)学生发展上的投入产出比。

对于前面提到的教学业绩的条件——教师素养,王健敏为大家找了四个指标:(一)形成自己的教学理念;(二)形成自己的教学流派;(三)针对自己的学生做研究;(四)形成一定的教学影响力。

“教育现实是一个平衡,不能一下子全解套,我们只能一步一步来,有智慧地去推进。有了‘教师素养’这个底气,我们才能有勇气,基于分数,超越分数。否则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去守住分数,最后只会被分数捆绑。”王健敏鼓励大家,“我觉得这一条道路一定是存在着的。”她对全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监测体系充满信心,把它看作是破除唯分数论的一个良好开端。

最后,王健敏盛赞举办基层教师论坛的积极意义:“我们太强调教师的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其实教师发展应该追求审美情趣,读书、沙龙能够让我们思想碰撞,让我们的精神自由,让我们的思想腾飞。”她感谢在本届论坛上“听到了很多一线教师的心声,觉得每一个人的话都很受益,感觉到了教师们的真情、真知、真言,在追寻教学的真理,在逼近教育的真谛”。

 
(责任编辑:浙江教育报)

返回首页 | 登录 | 学校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灵溪镇大门路97号 电话:0577—59929299 Copyright © 2013-2018 苍南县灵溪镇第二小学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45628号